天涯网站:http://tianya.qikan.com

天涯2017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小恶棍的春天

字体:


  老酒汗,敢不敢喝?!马荣把杯子推到我鼻子底下问。

  我十三岁的时候喝过一种高度“老酒汗”。“老酒汗”之烈,不下于东北高粱做的“烧刀子”,对南方人来说,烈酒等同于一把剜胃刿肝的刀子。但有些人到死都喜欢这种酒。被酒放倒,好比是牡丹花下死。

  那天请我们喝“老酒汗”的人,是我的同学马荣。马荣是这样对我们说的:醉过之后,你就是男人了。马荣仅仅比我大一岁,就以男人自居了。在同龄人中间,他应该算是早熟的。他没有查过字典,也没翻过什么书,居然知道“鸡奸”是什么意思,而我们那时所理解的鸡奸就是公鸡与母鸡之间所发生的性行为。

  敢不敢喝,老酒汗?!马荣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天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