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网站:http://tianya.qikan.com

天涯2017年第1期  文章正文

焚泥结庐

字体:


  泥是我的胞衣,也是我的棺椁,哥郎,你知道的,我一辈子都是在挖泥、拉泥、踩泥,我死了,不要棺材,用泥把我裹起来,扔到后山去。荣岩拉着我父亲的手说。他躺在平头床上,头靠在一个茶叶袋上,嘴巴里流长长的涎水。他已经躺了半个多月了,他的身子呈塌陷状,曾像羊皮鼓绷紧的肌肉无影无踪了,蓄水一样的力气消失了。荣岩的颧骨像两块裸露的鹅卵石,眼眶凹进去。我父亲给他倒了一小杯酒,说,你少说话,烟抽不了,喝口小酒吧。我父亲抱起他的头,用衣袖揩了揩荣岩的脸,又说,我们一辈子都在还债,我们从泥里挖了多少,也要还回去多少,谁都不欠谁,最后了啦,一拍两清。

  他们是土陶厂的工友,从十八郎当岁在一起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天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