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网站:http://tianya.qikan.com

天涯2017年第2期  文章正文

重症病房里的生与死

字体:


  忘记了姓氏的爸爸

  第一天看不到脸的那一床患者名叫马庆生。马庆生身上仍插着十根引流管。我仍旧不敢看他的脸,这碎得不成样子的人是不是已经冷冰冰的了?我戴上手套,双手小心地放在他的背上,然后,用力按下去。一阵温热传到我的手心。是体温?我又按了按,体温,确定就是体温。一个摔得稀巴烂的人的体温。

  我迅速脱掉橡胶手套,反复洗手。洗完后,趁护士们不注意,我直接将手紧紧地贴在马庆生的手上、胳膊上。

  按规定,我们的双手不能直接接触病人,既是为了避免我们手上的细菌传给病人,也是为了避免病人的病菌传染给我们。但这个时候,我顾不上这些,我只想感受马庆生 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天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