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网站:http://tianya.qikan.com

天涯2020年第6期  文章正文

如果“多余人”不再富贵清闲

字体:


  一个历史学教授有次闲聊自嘲,说,像我们研究历史的,是没有未来的。我忍着没告诉他,其实,古典文学也没有。咏史,汉语最擅长,我们有太多可以凭吊的了。续上传说史诗,五千年不曾中断,历史长河逶迤,文字也总是随便古今来回,杀个对穿。看一眼西山的雪,就说这是千秋的雪,玉垒山的浮云是什么浮云,那可是变幻了古今的浮云。又有太多委屈需要委屈地申诉,于是,对着腐草萤火、垂杨暮鸦,因寄所托。“叹黍离之愍周兮,悲麦秀于殷墟”:明明是眼前的幽径荒丘,非得戴个故国的帽子,说什么吴宫花草、晋代衣冠。脚下踏踏实实的表里山河,却指点感慨,这可是秦汉经行处啊。芦荻高秋、块垒寒流,那更要伤心几回往事了:呜呼!山是旧山,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天涯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